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暗示?

  

  今天斯内普说了很多,从赫敏、哈利等人到英国境内的活尸一族,再到以恶魔形象重新现身的玛卡·麦克莱恩,一词一句不厌其烦。自打见到麦格起,平日里一向不怎么喜欢多话的他,甚至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啰嗦了。

然而,当他明里暗里那好一番明显有在刻意针对玛卡的描述,已经使得在场部分人心中隐约动摇的那一刻终于到来的时候,斯内普自己却又突然一下子从众人的对立面跳了回来。

这便让客厅里如夏洛特、弗立维、波莫娜等因为坚持维护玛卡而心生抗拒、乃至恼怒不忿的人,瞬间就感觉心头一空。

由于这份内心的落差感格外剧烈,一时间,大家甚至都不知道究竟是应该先为突然放松下来而顿觉舒心好呢?还是应该先去对那莫名前后矛盾的斯内普发起打心底里的质询。

好在,斯内普也没有让大家为难太久。

只是在留出稍许余地让周围的大家缓了缓以后,他就轻轻一撇头,甩开了一缕挂到眼前略嫌碍事的发丝,看着那仍旧一脸严肃的麦格教授缓缓开了口。

“校长,既然你会问出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那么我想,你应该也已经隐隐有些猜测了吧?”

斯内普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环视周围同僚。

“相信有一件事,也令各位感到困惑,那就是为什么我会突然间跑去那片现如今已然彻底变成了灾地的英国。”他说,“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接触到了麦克莱恩放出来的暗示和引导。”

“什么暗示?”麦格教授一听,当即便追问道。

可斯内普闻言,却是先略微停顿了一下。

“嗯,老实说,我也没办法确定那究竟是不是暗示——兴许只是一个偶然也未可知!”他扯了扯嘴角,脸上微微浮现起一抹饶有兴味的笑容,“如果只是偶然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说不定刚才我的那些观点,就都不是玩笑、而是真正的现实了。”

“你——”

见斯内普那副带着些许调笑的神态,角落里的夏洛特心头又是一阵恼火,差点儿又当场爆发出来。

然而这一次,站在她身边的斯普劳特教授却是伸手一拉,摇着头满脸肃然地阻止了她。

斯普劳特毕竟也是霍格沃兹的一届院长,适才由于心中那份对玛卡的关切一时占了上风,才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可现在冷静了一些以后,她就已经有些明白了——斯内普之所以会先用那样的话语故意挑拨大家的内心,其实反而是在帮助大家重新巩固对玛卡的信心。

归根结底,要论在场所有人当中对玛卡信心最足的,恐怕除了夏洛特紧接着的就是斯内普他自己了!而他在白金汉宫亲眼见证了玛卡那番可谓惊天动地的归来宣言之后,显然已经比谁都要明白,玛卡那小子这次……怕是要来真的!

不论玛卡这回究竟又是要上演什么戏码,其背后又是否存在什么苦衷或是内情,在某些环节当中,他也一定会要假戏真做一回。

而那种行为,无疑会使很多原本对玛卡抱有依赖、抱有信任的人,品尝到一种名为“背叛”的滋味。

在祸患正一再迫近的现如今,这份背叛,必将引发无尽的混乱。

斯内普相信玛卡,相信这个在自己已然不短的教师生涯中可以说唯一一个取得了自己认同的学生。所以他知道,自己应该有必要为这个学生,同时也为阻止混乱的到来而做些什么了。

“对了,”斯内普没有在意夏洛特那边的动静,忽然又话锋一转,看了看大家道,“还记得之前来过的那几名美国巫师吗?嗯,就是斯图尔特家的那几个!”

“约翰·斯图尔特?”麦格皱了皱眉。

“是叫‘约翰’吗?”

斯内普显然对那家伙完全没有好感,要不然就凭他那足以牢记成千上万种魔药素材的特点特性的记忆力,又怎么可能记不住区区一个名字?

“嗯,总之……我认为那家伙就是麦克莱恩故意引来的!”

在先给出这么一个结论以后,斯内普也没等犹疑不定的大家开口追问,很快就继续说了下去。

在之后的一番叙述中,他提到了他在妹妹提娅口中得知的有关美国当年那个无头悬案的过往内情,也提到了提娅当年在美国魔法国会大楼见到的那个名叫“杰森·斯图尔特”的男巫。

以及,他去白金汉宫找约翰亲自问出来的,当年那个案件的元凶就是格林沃德的那名余党——伦尼·斯图尔特的事实。

“……伦尼·斯图尔特是麦克莱恩亲手杀死的,”在一通格外详尽的讲述过后,斯内普端起茶杯却没有喝,而是先最后总结道,“虽然麦克莱恩在事后没有说得太仔细,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应该有在对方临死前,从那个老家伙口中挖出了一些往事。而在白金汉宫,我们聪明的格兰杰小姐向我提到了麦克莱恩曾对约翰出示‘死圣标记’,便是对我这一系列推测最好的证明。”

如此说罢,斯内普才在逐渐落定的话音中将杯沿凑到嘴边,稍稍地抿了一口。

杯中的红茶早已经冷却了,香气散失大半,多少显得有些无味。不过斯内普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似的,仍兀自品味着那本就不怎么样的茶水,留出静谧等待众人消化刚才那些话语中所蕴含的巨量信息。

片刻之后,大家才听到麦格教授深吸了一口气,遂即沉声道:

“那就这样吧!”

虽然麦格教授没有说太多,只是简单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给大家。可是相比较刚才斯内普那已经足够详细明了的叙述来,她无论再说什么,明显都再无必要了。

因为在经过一阵沉思过后,她知道,这里的大家肯定都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都有了与自己相一致的想法。

总而言之,也就是斯内普刚才所说的那一句话——“什么都不要做”。

麦格在又看了看大家……特别是仍旧像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的斯内普之后,身上那股气势蓦地一收,而后终于重新往窗前那张小圆桌边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